资讯

“20年前我们就来了”—育碧CEO谈育碧与中国

2017-08-09 文/98wwccc 来源/威锋游戏

“20年前我们就来了”—育碧CEO谈育碧与中国


  ChinaJoy 2017 期间,育碧不仅是现场最热门的展区之一,育碧 CEO Yves Guillemot 也成了 CJ 展现场最受聚焦的人物,近日国外媒体 Gamespot 发表了 CJ 期间对 Guillemot 的访谈文章(育碧出资邀请了数家外媒探访位于东南亚和上海的工作室,沿途造访China Joy),在 Guillemot 接受采访的期间,他正往返于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和市中心,为育碧游戏顺利登陆国行主机努力。

  在这次访谈中,对中国游戏市场、游戏行业同样关注的 Gamespot 与 Guillemot 详细讨论了一些很有代表性的问题,包括对中国市场和中国玩家的看法,中国本土游戏的发展,中国的盗版问题,游戏审批问题等等,这也是这位 CEO 头一次如此积极坦诚地谈论中国市场。

“20年前我们就来了”—育碧CEO谈育碧与中国



  ——我们看到你出现在 CJ 育碧展台上,一家公司的 CEO 现身展台很少有,你认为在现场和玩家直接交流这很重要吗?

  Guillemot:我觉得这是从他们那得到反馈的最好方式。玩家们会毫不犹豫地向你说出他们的想法,所以能跟他们直接对话,能让我了解到很多真实情况。

  ——有什么具体的建议让你很在意吗?

  Guillemot:有,有玩家对我说:“你们干嘛不把育碧老游戏做一下汉化?”这个问题,这不是想做就能做的,我们要首先调查有多少消费者需要,认为市场可行,然后再去执行。我也向公司里的人询问了一下这么做的难度。我意识到中国游戏玩家的想法和其他国家的没什么不同,但有时他们的观点也很独特。

  ——中国大约有 5 亿玩家,这是个不小的数目,潜在的玩家数量还要更多,育碧为什么希望自己融进这个市场?

  Guillemot:首先你不能忽视这 5 亿玩家;其中我喜欢中国的一大原因,就是这里所有的合作伙伴都很年轻,很有活力,总想要创造新东西。你交给他们的 IP,他们希望能尝试不一样的玩法和体验。在中国,游戏产业这才刚刚起步,现在我们说中国游戏产业成型,但成型也不过 10 年左右,过去的五年中,它一直在增长爆发。你想想,4 年前腾讯才刚刚进入手游领域,现在,它已经越超任何一家欧美游戏公司了。只能说这就是中国的活力,非常吸引人。

“20年前我们就来了”—育碧CEO谈育碧与中国


  ——在我印象中育碧是最早进驻中国的西方开发商之一,你也提到中国游戏行业很年轻,在中国你们有没有经历“成长的烦恼”?

  Guillemot:育碧刚起步的时候,就规划了全球工作室,我们决定在亚洲和北美都要有工作室,于是我们就在北美选择了蒙特利尔,然后,选择了中国的上海,那时候是 1996 年,20 年前,中国游戏业还未成气候。之所以选择上海,是因为 1986 年的时候我来过一次中国,我感觉这里是一个蓬勃欲发的国度,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来到这里,抢占先机。

  随后育碧雇佣了越来越多的中国员工,公司也变得更加中国化。这时我们认为对中国有了足够的认识,从而可以投入更多。中国游戏的早期从业者很多出身于上海工作室,许多员工离开育碧中国以后,也成立了不少成功的游戏公司。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离开了之后继续投身中国游戏行业的人,也受影响于我们(的企业文化)。

  ——育碧设在东亚地区的有上海、成都和新加坡工作室,他们对育碧公司整体的利润收益有多少?

  Guillemot:12%,12% 到 13%,或者 12% 到 15% 之间,目前这个数字还很小,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会更加重视亚洲地区。

“20年前我们就来了”—育碧CEO谈育碧与中国


  ——此前你在一个演讲中说到了盗版问题,《刺客信条:黑旗》在中国盗版超过 500 万份,你怎么看待这种情况?

  Guillemot:微软的 Windows 操作系统学生们可以免费获取,当这些学生走上社会时,就会自然而然地对 Windows 操作系统(付费版)产生需求。在我看来,我们那么点相似之处。盗版在过去的十到十五年间为育碧的品牌创造了知名度,今天当这些游戏通过 Steam 面向中国市场发售时,有很多玩家都情愿为自己多年前玩过的游戏的最新版本付费。任何事都要看到好的一面跟不好的一面,重要的是,当玩家具有付费能力的时候,他们会考虑这游戏值得花这笔钱,而不想去下载会出现各种问题的网络盗版。

  ——中国的游戏审查非常严,《刺客信条》系列从没能正式进入这里,你是考虑玩家意愿去修改游戏呢,还是会维护开发者的成果坚持游戏现在的内容呢?

  Guillemot:我知道,中国可能是全球最难进入的游戏市场之一,在过去的 20 年中,育碧已经在中国正式发布了 50 款游戏,每一款都顺利通过了中国严格的审查制度。它的审查领域不仅非常广泛,审查标准也十分严格,任何含有一点wei 亵或暴力内容的游戏都不能通过检验。

  《刺客信条》难免含有一些血腥元素,不过我们既然能用绿色的血液来适应德国游戏审核,能在很多小国家适应它们的文化和制度,就没有理由不能同时让《刺客信条》来适应中国。当然我们需要尽早开始这项工作,这样他们(主机平台)才能尽快地发售游戏。我在上海这段时间,也在忙碌着这些事情。

“20年前我们就来了”—育碧CEO谈育碧与中国


  ——中国到 2014 年才解禁家用主机,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新的游戏平台,比移动游戏和  PC 游戏的用户数少很多。你怎么看待家用游戏机在中国的发展?游戏主机在这里成长空间有多大?能像西方那样吗?

  Guillemot:只要政❤️府让它们成长,它们就潜力巨大。因为游戏主机拥有 PC 之类设备不能比的游戏体验。我不知道它在中国能否能像西方国家那样发展壮大,因为中国玩家长期以来更习惯 PC,但是你别忘了,德国一样花了很长时间,从 PC 游戏像主机游戏过渡,这个平台潜力绝对是惊人的。我觉得更迫切的是推动中国行货的游戏主机生产和销售。

  ——比如说任天堂 Switch ?

  Guillemot:对,我的心愿也如此。

  ——我在这次旅途中(受育碧邀请的工作室参观与 CJ 之行)学到了很多,不知道你对你的中国之行是否有这种感觉。

  Guillemot:有,我惊讶于每次来到中国,这里都在发生巨变,而庆幸于育碧身处于这巨变的一部分。我在这里学到的是,第一,他们比我们在其他国家所见到的发展都要快,因为市场增长非常巨大;其次是这里充满了新的机会,每次我来到这里,都会得到对不同问题的不同看法,从而促使我们更加努力,更加快速地调整公司策略和自己的产品,适应这个又新又快又巨大的市场。


要想了解更多游戏资讯请点击这里前往游戏频道。

锋友跟帖
0人参与
0人跟帖
  • 热门
  • 评分
  • 开发者的故事:我的游戏为什么能存活下来?

    这期开发者的故事,我们邀请到《MUSYNC》制作人张秋驰(幻狱)聊一聊游戏为什么能存活 2 年,而且还活得好好的。

  • 单机市场并非终结 游戏制作人蔡建毅专访

    不满足于现有的玩法,想要做出能够让玩家更容易上手的游戏作品的游戏制作人,这是蔡建毅给人留下的最为直观的印象。

  • 完美世界诛仙手游负责人专访 情怀延续 品质取胜

    《诛仙》应当是一代人的记忆,在很多人对于仙侠作品刚有所触及之时,《诛仙》的鼎盛时代就已开启,无论是张小凡的对于“正道”的探讨,还是碧瑶和陆雪琪的抉择,都是一代人的回忆,《诛仙手游》作为小说的还原,端游的延续,将会在8月10日正式与玩家见面。此次,《诛仙手游》负责人小马,解答了《诛仙手游》将会给玩家带来的一些惊喜。

锋友
用户名:锋友
评论 500
同时转发到新浪微博(授权已过期,点击续期)
同时转发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
评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