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这里没有小清新:优秀的反乌托邦题材游戏

2017-05-19 文/98wwccc 来源/威锋游戏


这里没有小清新:优秀的反乌托邦题材游戏  

  反乌托邦题材一直是影视文学中比较具有吸引力的一类,而在游戏领域,剑走偏锋的反乌托邦题材也非常容易吸引一些追求不同内容和体验的玩家,无论你此前对这类题材是否感兴趣,我们今天想粗浅地聊一聊带有反乌托邦思想的游戏,尤其是近年来涌现的一些主题更为深刻的独立游戏,相信会使你对这类游戏有一个新的认识。

  反乌托邦(Dystopia),与乌托邦(Utopia)相对,乌托邦代表的是一个理想、美好的社会,但它是不存在的,而反乌托邦,则是在讽刺空想之下的“美好世界”其实是充满丑恶与不幸之地。

这里没有小清新:优秀的反乌托邦题材游戏


  在反乌托邦题材作品中,社会表面上充满和平,物资条件很好,又或者维持着高度统一的秩序,但内在却充斥着无法控制的各种弊病,如阶级矛盾、资源紧缺、犯罪、迫害、监视、禁锢以及被麻痹洗脑的思想等等,刻画出一个令人绝望的未来。

  联系到游戏,首先我们想要告诉大家的是,很多游戏都在一定程度上被寄予了反乌托邦的思想,其中不乏我们熟悉的一些经典大作,比如日式 rpg 代表作《最终幻想6》和《最终幻想7》,再比如赫赫有名的《刺客信条》系列,只要你深入游戏的世界观,你就会发现游戏的多对矛盾对抗中,都饱含着对现有秩序的对抗,繁华的文明、发达的科技、安稳的社会表象之下,隐藏着种种腐朽黑暗,而主人公往往并非定位为“英雄”,只是一个大潮流下比较无奈的“人”而已。

  生化奇兵 Bioshock

这里没有小清新:优秀的反乌托邦题材游戏


  《生化奇兵(Bioshock)》是将反乌托邦精神表达得最为彻底的大作之一,它的剧本在游戏界中堪称“启示”级别,在那个电游商业气息越来越浓的大时代下,重新定义了电子游戏的价值:电游不是用来娱乐消遣的平台,也可以是人文艺术创作的一种手段。

  这款游戏直接描写了一个水下乌托邦:“我在这向你们问个问题,农夫不能拥有自己辛勤劳动的成果么?不能,华盛顿的人说——那是那是属于穷人的。不能,梵蒂冈的人说——那是属于上帝。不能,莫斯科的人说——那是属于全体得。我驳回了那些回答。我选择了其他的答案。我选择……Rapture。那里艺术将不再惧怕检查官,那里科学家将不在受到道德的束缚,那里伟大的将不再受到藐小的束缚。在你们辛勤劳作下,Rapure 也将变成你们自己的城市。”

  游戏中的海底大都市 Rapture 由前苏联天才科学家 Andrew Ryan 构想、设计并修建,靠大西洋海底活动火山口所释放的能量,被建造成从水的淡化、电力到食物、空气等等完全自给自足的梦想乌托邦都市。听起来是不是很牛逼,当玩家扮演的主角被卷入这座城市之后,才会发现这个牛逼的理想国度到底发生过什么,正在发生着什么。

  监视者 Beholder

这里没有小清新:优秀的反乌托邦题材游戏


  本周上架移动平台的《Beholder 监视者》同样是一款出色而深刻的反乌托邦游戏,游戏以奥威尔笔下小说《1984》为制作原型,让玩家置身在极权政治的大环境下,赋予一个国家下层机器的身份与使命,然后让玩家自己选择如何去完成游戏流程。

  制作组将玩家们置身于一个人吃人的环境下,让我们去做出选择,去重新思考道德与人性,这一点相当成功。游戏看似自由,其实带来的思考更多是身不由己,是人在国家机器前的无力感。游戏画面和音效都极力塑造出阴暗压抑,被恐怖笼罩的世界,人物也完全是一个个符号,人与人之间只有疏离甚至背叛,根本没有信赖温情可言。

  带有现实主义色彩的选择取向游戏,大家会不由自主地拿来和同样是选择取向的独立名作《This War of Mine》相比较,不过《监视者》和《TWOM》的区别在于:前者带来的冲击来自于高压制度之下的道德崩塌,而后者的根源是战争造成的混乱残败。但大多数玩家的评价是《监视者》更加虐心:每一个选择都会让你付出相应的代价。你以为充满了选择,但所有的选择不过是对现实的妥协。

  独裁者 Dictator

这里没有小清新:优秀的反乌托邦题材游戏


  幽默大师卓别林用一部《大独裁者》对历史上的大独裁者进行了辛辣的讽刺,而游戏的手段则更加直接,它让你直接化身一个独裁者,享受至高权力带来的一切。《独裁者(Dictator)》这个 IP 已经被开发者 Tigrido 创造成了一个游戏系列,玩法就是在不同的势力、阵营中周旋,最大化地获取所有势力的好感度,策略性非常强。

  这个游戏,你尝到的并不是高高在上的滋味,而是一个国家内部各种利益集团的撕扯:寡头集团、腐败的监察官、将军和舰队司令、残暴的黑手党成员、顽固的反对派和永远不高兴的人民……他们之间的利益关系以及权力比重都让你这个独裁者如坐针毡,任何一方势力的壮大,都意味着有一方的势力在衰弱。这是一个头顶悬着大宝剑的权力“王座”,一旦处理不当,叛变、革命将接踵而至。

  请出示文件 Paper, please

这里没有小清新:优秀的反乌托邦题材游戏


  这也是一款影响力比较大的独立游戏,游戏的背景设立在 20 世纪 80 年代,玩家生活在一个名为 Arstotzka 的高度独裁主义并且腐败情况严重的国家。玩家需要扮演一名边境检察官,工作就是查看每个入境人员的相关文件,确定他们是否有资格进入你的国家。入境人员中除了普通民众外,还有走私贩、政治犯、恐怖分子等,玩家需要做出自己的选择。

  和前面两个独立游戏一样,游戏把玩家置身于某个掌管生杀予夺大权的位置上,让玩家以完成任务获得成就感,其实却表现了玩家自己也和被自己掌控的申请者们一样,在国家机器面前,都是被审视和定夺的对象而已。

  复制品 Replica

这里没有小清新:优秀的反乌托邦题材游戏


  题材比较敏感的一款游戏——破解别人的手机窥探隐私。至少在如此明显的现实映射下还能在 iOS 上架,你都不知道该佩服开发者还是佩服苹果。

  在游戏中玩家所扮演的是一名普通平民,但是却被国家安全部门抓走了,有关部门什么信息都没有透露给玩家,只是丢给玩家一部机主身份不明的手。游戏告诉玩家,这部手机的原主人是一个恐怖份子,于是他们要你通过各种手段破解手机,寻找和恐怖主义相关的证据,除了入侵机主的短信、通话记录和通讯录之外,各种应用也不能放过。一个个的信息被破解,越来越多的隐私展现在玩家面前,这些信息被一一上传报告,有关部门对玩家给予了鼓励和赞扬,并称玩家为一个“伟大的爱国者”。

  但真相又是怎样的呢?真相是恐怖事件后,政府为了安抚受惊的群众以顺利度过接下来将要开始的换届选举,趁势抓捕了“异见人士”——一群充满着热血与好奇的高中生,并将他们分别囚禁,拷打逼供或者勒令他们互相揭发寻找对方的罪证。被你挖掘出来不仅是一个少年的隐私,还有他身上的遭遇,以及遭遇中折射出来的冰冷、残酷的极权政治。

  西港独立社 The Westport Independent

这里没有小清新:优秀的反乌托邦题材游戏


  瑞典独立开发商 Double Zero One Zero 开发的游戏,拥有一个非常独特的切入点:“国家与新闻自由”。

  游戏的背景设置在一个刚刚经历战火洗礼的国家中,这时候虽然国家里已经成立了一个政府,但是政权还不是非常稳定,在国内还有反叛分子不断的制造事端,而玩家国家中唯一的一家独立报社中的编辑,玩家需要决定每一天报纸上刊登什么样的新闻,而这些新闻将决定了报纸在全国各地区的销量,而更重要的则是在国内舆论导向上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甚至会影响到整个国家的政权是否巩固。

  面对一则又一则的消息,扮演报社编辑的玩家决定者游戏的剧情发展,你手中每一条消息的最终结果都将影响当地居民、政府以及各大势力的未来,所以这也将让你的选择更加复杂困难,如果拿捏不当,甚至可能影响到旗下员工的生命安全。新闻人的使命是揭露真相,但公权力要你粉饰太平,每个人所选择的立场不同,你所做的自认为正确的事,但是却会威胁到家人的安全和报社的存亡,是坚持真理还是顾全大局?

  本作的题材可以说非常新颖,但美中不足的是游戏尚未支持中文,对于玩家的英文水平要求较高。

  Inside

  TGA 2016 颁奖典礼上的一个小插曲:小岛秀夫获得游戏行业标志性人物奖之后,有媒体在他下台的第一时间做了一个简短采访。

  记者:你最喜欢、或从中获取最多创作灵感的的 2016 年游戏是哪款呢?

  小岛:嗯……大概是《Inside》吧。

  考虑到小岛秀夫正在制作的新游戏《死亡搁浅》的世界观,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他这个答案了。

这里没有小清新:优秀的反乌托邦题材游戏


  和大多数反乌托邦题材游戏类似,阴暗压抑的 2.5D 场景,没有太多特色的人物形象,毫无激烈和动感的表现过程,但《Inside》比其他游戏更隐晦、更深刻、更引人争议和反思。《Inside》讲述了一个逃亡的故事,游戏世界的核心元素是——“控制”,世界是依靠控制维持的,NPC 们也如行尸走肉一般。本作主人公是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男孩,随便被什么东西攻击一下就会嗝屁,他却是游戏中少数拥有自由意志的人物。

  玩家操控着小男孩解救被控制的同胞,但最终你发现,也许事情的真相并不是小男孩出于自己的意识在反抗“控制”,而是这个受控制的世界面对绝望时发出的最后一次毁灭式逃亡。不同的玩家玩过《Inside》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不管是哪一种结论,可能都会让你有书写几千字小论文的冲动。iOS 玩家有机会在今年等到游戏登陆移动平台。

  共和国 République 

这里没有小清新:优秀的反乌托邦题材游戏


  一位名叫 Hope 的年轻女子给你打来一通绝望的电话向你寻求帮助,你需要通过电话、笔记本电脑、监控探头以及各种各样的通信设备与她进行实时沟通,帮助她逃离无处不在的监视,重获自由。看起来这是一个解救妹子的潜行游戏对不对?你错了。

  和《监视者》一样,《共和国》也是以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政治小说《一九八四》为灵感制作的游戏。背景同样设定在一个阴暗的极权主义国家,为保证政权的稳固,人们每天都听着官方的洗脑广播、生活在无数摄像头的监控之下,稍有异心就会被带走改造,成为人畜无害的“好公民”。

  直至有一天女主角 Hope 阅读了一本名为“Republique”的禁书之后,终于开始怀疑如今社会背后的真相:真的如同表象的那样平和吗?结果还没等到她想出答案,就被当局发现,甚至要面临思想清除。作为故事的唯一主角,Hope 当然没有这么轻易就范,在被带走前她向玩家打来一通电话,讲述了即将面临的事情,请求玩家帮助她离开这个充满平和假象的极权国家。而玩家能够做的也只有救出 Hope 而已,整个国家的现状,更多被禁锢,被拔除了思想的人,她无力拯救。

  庆幸的是你救了“Hope”,希望还在,对不对?

  小结

  无论是游戏还是其他形式的作品,它的内容都是大众所思所想的表现。在一些游戏中,我们向往着乌托邦,总是为了世界美好和世界和平而奋战,在另一些游戏中,我们的乌托邦如此幻灭,无情的现实一点点地揭露在眼前。当游戏用种种不同的方式来展示这些真实时,很容易唤起玩家的反思和共鸣,因为谁都相信那样的真实存在着,但谁又都不愿意游戏中的场景真的在现实中上演。

  如果你依旧觉得游戏只能去演绎那种狭义的“快感”、“爽”、“趣味”的话,来这里找一找情绪的压抑和良心的挣扎,你会发现游戏能够做到的东西,不止这么一种、两种、几种,而是你此前未曾想象过的千万种。这样现实的作品多一些总是好的,它时刻提醒着我们想要什么、能做什么,以及不要变成什么。


要想了解更多游戏资讯请点击这里前往游戏频道。

锋友跟帖
0人参与
0人跟帖
  • 热门
  • 评分
  • 开发者的故事:我的游戏为什么能存活下来?

    这期开发者的故事,我们邀请到《MUSYNC》制作人张秋驰(幻狱)聊一聊游戏为什么能存活 2 年,而且还活得好好的。

  • 单机市场并非终结 游戏制作人蔡建毅专访

    不满足于现有的玩法,想要做出能够让玩家更容易上手的游戏作品的游戏制作人,这是蔡建毅给人留下的最为直观的印象。

  • 完美世界诛仙手游负责人专访 情怀延续 品质取胜

    《诛仙》应当是一代人的记忆,在很多人对于仙侠作品刚有所触及之时,《诛仙》的鼎盛时代就已开启,无论是张小凡的对于“正道”的探讨,还是碧瑶和陆雪琪的抉择,都是一代人的回忆,《诛仙手游》作为小说的还原,端游的延续,将会在8月10日正式与玩家见面。此次,《诛仙手游》负责人小马,解答了《诛仙手游》将会给玩家带来的一些惊喜。

锋友
用户名:锋友
评论 500
同时转发到新浪微博(授权已过期,点击续期)
同时转发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
评论成功!